(川山毛筆)制作技藝

發布時間:2020-01-08 10:56
      早在戰國時期,岳陽汨羅市川山坪一帶就有居民制作毛筆,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2016年6月,川山毛筆制作技藝被正式列入“第四批湖南省級文化遺產保護名錄”,15歲跟隨祖輩學習毛筆制作技藝,幾十年后,盧承旭成為岳陽市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
 

 
      毛筆,作為一種源于中國的傳統書寫工具,至今已有三千年的歷史。不過,隨著各種硬筆的普及使用,毛筆的使用人數越來越少,告別了自己的黃金時代。但在湖南岳陽汨羅市川山坪鎮,純手工制作毛筆的技藝卻被完整地傳承下來,延續著中國幾千年來的手工制筆文化。

 

      川山素有“毛筆藝術之鄉”的美稱,宋代注明思想家朱熹見川山毛筆制作精湛,便提筆,信手在石壁上寫下了“清泉”二字,留存至今。今年65歲的盧存旭,15歲起跟隨父輩學習毛筆制作,作為當時一批集中學習并掌握這門技藝的人。他并沒想到,幾十年后,自己竟然掌舵川山毛筆廠,成為這項技藝的傳承人。
 

 

 
      上世紀50年代初,湖南湘陰縣成立四家毛筆廠,其中一家便在川山坪境內,叫第一毛筆廠。盧老回憶說,“后來汨羅從湘陰劃出,川山成立了毛筆聯廠,毛筆行業如日中天,到80年代從業人員有500人,年產值百萬元,遠銷馬來西亞、新加坡、意大利、法國等地。”

 

      制筆車間,工藝師傅將毛發從黃鼬尾部取下,然后用牛角梳梳絨,使之變得非常順滑。“毛發還要根據長短分類,對齊峰尖整理好,再用切刀切成一樣長短。毛發由長及短一層一層地鋪成。”老藝人說。手工毛筆制作嚴格遵照古法,由師傅向徒弟代代口耳相傳,其中的奧妙難以言說。
 

?

 
      到了斗筆工序,一根根不起眼的毛竹,在老人手里的整筆刀下,轉眼間成了整齊光滑的筆桿。

 

      制作毛筆用的刀、牛角、梳子和尺板等都是極為簡單的工具,一般都是就地取材。一套工具往往要跟隨主人大半的行業生涯,越用越“趁手”。
 

 

 

 
      據了解,南方制筆大部分都是干作,但川山毛筆制作卻離不開水,并且水盆工藝是成敗關鍵。水盆中操作的工序,主要有挑毛、梳毛、齊毛等。盧老說:“各個工序都需要耐心操作,有些工序甚至要屏息凝神連續完成,否則一不小心,整好的毛又被衣襟帶起,四散開來,這樣就前功盡棄。”

 

      水盆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毛開座。一手拿板子,一手持刀片,從板子上挑出一層毛排列齊后,將筆胎放上,熟練地一卷,一個筆頭就初見端倪了。
 

 


 
      成批的筆頭掛在架子上曬干。

 

      半成品的筆頭自然晾干后粘到筆桿上,之后用筆刀修去沒有峰尖的雜毛,用手順滑使之成型,這一工藝便叫“斗筆”。

 


 

 
      “整筆”過程需先將石花菜熬煮濃漿,讓筆尖蘸滿吃飽,手捏成型,由上到下反復擼,其中手法最為關鍵。

 

      最后,是筆桿雕花、刻字,經過簡單裝潢,一支毛筆就制成了。盧老說:“學做毛筆是一件苦差事,毛筆制作流程繁瑣、復雜、用時多,導致許多年輕人望而卻步。”由于手工制作毛筆工藝繁雜,年輕人不愿學,經濟效益低,曾經如日中天的川山毛筆業迅速衰退,手工制筆這一傳統工藝面臨失傳的困境。
 

 

 
      后來,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盧老接手毛筆廠,改名為川山盧氏毛筆。“一絲一毫”地堅守,讓陷入困境的川山手工制筆業傳承和發展下來。近年,川山毛筆制作技藝被評為首批湖南“最美珍稀老手藝”,同時,還被評為湖南省第四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令盧存旭欣慰的是,兩個兒子跟著自己學藝,都已成為熟練的手工制筆人,甚至超過了他的手藝。圖為老盧正在趕制書法家定制的一支大號筆。
 

 
      如今,除了自家人,盧老還帶了幾名學徒,雖然還不能獨當一面,但他堅信,一定會有有緣人能傳承他的這一獨門手藝,重鑄川山毛筆昔日的輝煌。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