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州扇)制作技藝

發布時間:2020-01-08 10:57

 

大暑節氣,湖南的炎熱達到峰值。很難想象,在沒有空調、電風扇的幾千年里,人們是如何憑借一把扇子,度過這漫長的夏天。


吳冠中曾說,“扇子送涼,不意成藝。”意思是,制扇人發明折扇,本來用來引風,卻沒有想到成了一種工藝品。


沒有留意扇子是什么時候退出生活的。那些執著的制扇者們,依舊堅持著純手工制作,從選材到制扇,幾十道繁復的工藝里,是制扇人對竹子的理解,幾十年如一日的繁復練習,也有他們注入扇骨的情感,制扇人總能重新找到屬于匠人的驕傲?! ?/span>

三百年岳州扇

岳州扇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


折扇是個舶來品,宋朝時,從日本傳入中國,受到文人的追捧,在元朝時遭到冷遇,馬上打天下的蒙古人看不上這文氣十足的折扇。明清時,折扇開始興盛起來,江南多文人,制扇業尤為發達,蘇扇、杭扇名聲在外。而岳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是作為扇骨的供給地,給全國各地的扇廠提供半成品。


岳陽嚴寒期短,雨量充沛,土質肥沃,四季分明,為楠竹的生長提供了非常合適的氣候條件。特別是渭洞、毛田、月田一帶,峰巒起伏,楠竹資源豐富。岳陽光照足,楠竹不易發霉,生斑變質。岳陽楠竹的竹質嫩,韌性好,纖維均勻,竹節長,最適合于做扇骨。

 


 

芝麻竹扇,劉正文說,芝麻花紋象征著節節高,是送禮的佳品。


與岳陽相鄰的湖北洪湖的制扇人看中了岳陽的楠竹資源,在明末清初時入岳陽,洪湖人在渭洞、毛田、月田一帶開設作坊,加工楠竹,制成扇骨,再運到洪湖加工成扇,或者順長江而下,運往蘇杭及全國各地銷售,也將各地的扇子帶回岳陽。


到光緒年間,岳陽縣制扇骨的從業人員有上千人,光緒年間的《巴陵縣志》中記載,“邑中婚事既定聘后,其中男家送禮,女家用荷包、扇插等。”扇插是隨身佩戴放置折扇的工具,可見那時岳陽制扇業已經十分興盛,折扇已經融入當地風俗中。

 

瀟湘八景套扇之一,瀟湘夜雨。


有300多年歷史的岳州扇,生產成扇的歷史并不久遠。


1952年,湖北洪湖縣的扇商徐開春在岳陽城辦起了第一家制扇手工作坊,收購毛坯加工成熟坯,銷往武漢、洪湖等地。


1956年,徐開春等在岳陽縣城關鎮成立竹器生產合作社,制扇為其中一個車間,兩年以后,制扇從竹器社分離,正式成立岳陽縣制扇廠,才開始生產紙扇。只是,最初的扇子品種單一,花色少。直到1961年,也不過四個品種。

 


 

劉文正最小的扇子只有三寸,而最大的扇子半徑有三米多。“要兩個人才拿得起來。”


1964年,制扇廠開始生產羽毛扇。羽毛扇是以天鵝、野雁、鷹、鸛鶴等名貴鳥類的羽毛制成,對于多鳥的洞庭湖區來說,有天然的優勢。劉正文至今還收藏著一把馬鷹毛制成的孔明扇,三十多厘米的馬鷹毛依舊光潔,玉質扇柄,輕搖馬鷹扇,生風柔和,“馬鷹毛是在西藏進的,現在可找不到這么長的馬鷹毛了。”劉正文感嘆。


“制扇廠最輝煌的時候,應該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來進貨的車在廠外排隊。”在劉正文的記憶里,那個年代,夏日里岳陽人幾乎人手一把折扇,“便宜嘛,兩分錢一把。”便宜實用的紙扇被人們所接受,作為工藝品,岳州扇開始在扇業嶄露頭角。


1981年,“岳州扇”以書畫扇、中堂大掛扇、鵝毛扇三個扇種,在全國名扇廠產品評比中,奪得“全國三大名扇”之一的稱號,與蘇扇、杭扇齊名,扇廠正式更名為“岳州扇廠”。

 

“八十年代中期,電風扇越來越多,制扇廠的效益就不行了。”三大名扇”的榮光終究敵不過科技的侵襲,1997年,岳州扇廠破產。不過,岳陽制扇的傳統技藝并沒有隨著制扇廠而消逝。老制扇人為岳州扇奔走疾呼,劉正文的“巴陵扇”保持著岳州扇的傳統,老人們依舊以手工藝對抗著機械時代、魚龍混雜的市場,努力為“岳州扇”正名。

巴陵扇社在岳陽廟前街古玩市場的深處,市場里古玩店已不多,更多是超市或者飯店。“哪里有那么多的古玩呢,早就被淘光了。”

不過扇子是個例外,傳統手工藝的傳承,從來不會被淘光,即使新制的扇子,也總有時光的味道、歷史的沉淀。

制扇手藝高低看磨的刀能不能刮胡子

我們到達巴陵扇社時,劉正文已經在店門口等待。著一件唐裝白色短袖,頭發花白,帶著金絲邊眼鏡,熱情招呼,處處顯出文雅來。似乎與扇子打了大半輩子交道,染上了竹的溫潤,折扇的文氣。

古色古香的店內,大小不一的各式折扇或立于桌上,或懸于墻壁。古樸的木板隔離出的一個空間,就是劉正文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擺滿了還未完成的扇骨和竹子,各式刀具歸置齊整。

 


 

 銼刀、滾刨刀、矬刀,這些工具于工匠而言,有靈性。

店里沒有空調,顯得有些悶熱,“扇面和竹子對濕度要求高,開空調,竹子、扇面容易變形。”劉正文早已經習慣沒有空調的夏日,悠然搖著折扇。

“是遺傳吧。”劉正文一直認為自己投身制扇業的選擇,經商頭腦都來自于父親,他的父親劉如東曾是岳陽的制扇藝人和扇商。14歲,劉正文師從岳陽著名的制扇人謝秋生,在岳陽制扇廠的渭洞毛胎加工基地制作毛胎,在那里,劉正文待了十多年,練就了牢固的基本功,也掌握了制扇的80多道工藝。1976年,他被請到制扇廠,“帶了50多個徒弟。”當年,岳陽制扇廠制作的8把套扇獲得中國輕工業部精品獎,其毛胎扇骨全部制作出自劉正文之手。

 “制扇手藝的高低,只要看他的工具,磨的刀就知道,一套稱手的工具是制好扇的基礎。”劉正文拿出滾刨刀說,他的所有刀具都是自己設計,拿到鐵匠鋪打制,于工匠而言,工具是有靈性的。

滾刨刀是制扇造型、打磨最常用的工具,兩邊像是牛角,用于雙手把握,刀口正面是曲面,而背面卻是平面,“磨刀時用力一定要均勻,要平,不然,會直接影響扇骨的平整度。要鋒利,能夠刮胡子。”他把刀對著下巴,做了一個刮胡子的姿勢。聽起來淺顯易懂的磨刀經驗,卻是制扇人幾十年的道行。

“我65歲了,兩手一點都不抖的。”劉正文兩手握著兩個牛角形的刀把,兩個拇指壓在刀面上,在扇骨上輕盈來回,竹屑紛飛,扇骨平整,像是一種刀與竹的舞蹈,讓人不禁叫好,這大概就是手藝的魅力,時間與耐心都會沉淀在手藝里。

好的扇子妥善保管可以放上幾百年

竹子要制成扇子,不僅需要工藝打磨,還要經過漫長的時間沉淀,“竹子要6-8年的老竹,在砍回來以后,經過各種處理,放置一兩年,才能制扇。”經過處理的竹子,能夠防蟲、防腐、防變形,好的扇子妥善保管可以放上幾百年。

“有八十多道工序,制作一把斑竹扇需要三四天的時間。”劉正文把一個鞋底系于腰間,開始為我們演示制扇的工藝,鞋底是邊骨造型時腰間的支撐點,類似鞋底這種生活中常見的工具在工作室里隨處可見,工作臺一個倒“U”形的鐵環加上一根方木,就是絕佳的固定扇骨工具,民間手藝里暗藏的生活智慧,精巧到讓人感到驚訝。

在經過了鋸筒、劈片、起薄、邊骨推青、劈小骨、小骨推青等初加工之后,扇骨的毛料就基本成型。

 


 

扇骨造型最見手上功夫。滾刨刀在劉正文手上翻飛,扇頭花瓶的形狀就呈現出來。

鑲邊骨(形成扇子的大小頭)、取邊(確定邊骨的厚?。?、扯尖(確定小骨的寬窄厚?。┦侵粕茸顬殛P鍵的工藝,劉正文把扇骨固定在工作臺上,用滾刨刀小心翼翼地打磨,寬窄、厚薄靠著經驗把握,而扇骨是否處理平整,則全是手上功夫。

 


鑲邊骨,倒“U”形的鐵環加上一根方木,就是絕佳的固定扇骨工具,民間手藝里暗藏的生活智慧。

扇骨鉆眼采用傳統的手鉆,“你看這個鉆頭,中間高,兩邊低,是個‘山’字形。”劉正文指著細小的鉆頭說,通過一根繩子的牽引,鉆頭隨著中軸的上下活動,旋轉起來,在扇骨的固定位置鉆出一個圓潤的小孔。

 

小刀雕琢扇頭

 

造型是最難把握的一環,也最考驗功夫。劉正文將邊骨的一頭頂在腰間,另一頭固定在凳子上,邊骨用兩個模型夾著,滾刨刀隨著造型行走,幾個來回一個花瓶的扇頭就浮現出來了。然后用竹釘將邊骨、小骨固定,依照邊骨的形狀對小骨進行造型。扇頭的造型有和尚頭、方頭、花瓶頭等多種形態,“這最考驗功夫,對力道的把握要求非常高,用力不到位,就可能把整把扇子都毀了。”

在造型完成之后,就可以將固定扇骨的竹釘換成牛角釘了,牛角釘是制扇人將牛角拉成的細條,專門用作扇釘。劉正文拿出燙釘、酒精燈,將燙釘燒熱,對牛角釘進行熔化定鋯,“溫度不能太高,太高會完全化掉,太低又溶不了,八九十度最好。”溫度的把握,靠著自己的經驗。

 


 

烘烤燙釘,劉正文說,“度數太高不行,太低也不行,最好是八九十度。”

扇骨的拋光與打磨,各人都有不一樣的方法,劉正文選擇山上的一種植物,問他是什么東西,“商業秘密”他諱莫如深一笑。拋光打磨完成之后,就可以上面,扇面經過開料、裱面、鎮墻的程序,只等用模型抓帶,然后將扇骨穿入扇面,將邊骨和扇面粘合,一把折扇就基本完成了。拿起制作完成的扇子細看,扇骨平整溫潤,扇尾聚攏,有力,“扇尾較松的扇子是不成功的,總有環節出了問題。”小小折扇內含著80多道工藝流程,每個環節之間緊密連接,該是多精細的一項手藝。

 

上面

 

一套瀟湘八景扇,定價12萬元

如果不是我們的到訪,劉正文當天要前往云南,“去采購檀香木。”

出遠門選購制扇的材料,是這位老制扇人的日常。“身體很好,什么毛病都沒有。”面對我們對他年齡的擔憂,他馬上回應。找到一根制扇的好竹或好木,帶給制扇人的吸引力,我們很難體會。

 

“大骨小骨全斑竹”3寸-10寸的瀟湘八景套扇,定價12萬元。


 “楠竹要6-8年的老竹,冬瓜青最好。”他拿出一節楠竹說,冬瓜青代表楠竹的年份,不過選料遠沒有那么簡單,除了竹子的新老,竹子在山上的位置,陽光、風都會影響竹子的品質,“山坡上的竹子比山腳和山頂的竹子好,山頂的竹子擋風,就比較脆,不適合制扇。”幾十年在山里穿行,與竹為伴,他深知竹子的秉性。


“南坡上的斑竹,陽光好,花紋好看。”2012年,劉正文開始研制全斑竹制扇技藝。斑竹小,竹質脆、硬,在制作工藝上就比其他竹子難,“別人的斑竹扇,只是兩根邊骨是斑竹,小骨不是。”他拿出一把成形的斑竹扇骨,打開來,小骨也保留了斑竹的竹面花紋,也就保留了竹面的凸面,這對工藝要求更高。

 

“斑花扇骨”,邊骨、小骨全部用斑竹制作,小骨也保留了竹面花紋。


 “一尺斑竹四兩金”,相比于楠竹,斑竹昂貴,能夠淘到好看的花紋要看運氣。 有人試過將君山的斑竹種到其他地方,“花紋跟君山斑竹不一樣,不好看,用不了。”劉正文經常往寧遠九嶷山跑,有時能在竹販手上淘到一兩節好的斑竹,“這斑竹花紋像芝麻,送禮最合適,節節高嘛。”他拿出一把芝麻花紋的斑竹扇說,那棵斑竹是他在九嶷山淘到的,“這把扇子的價格幾萬。”他說。

制作全斑竹扇,是為了增加扇子的收藏價值。劉正文店里價格上萬的扇子不少,他制作的“大骨小骨全斑竹”3寸-10寸的瀟湘八景套扇定價12萬元,2米岳陽樓風景畫芯扇,在上海虹橋機場展覽展出時有人出價60多萬元,他沒有舍得賣。

劉正文算得上是岳陽制扇人轉型的成功案例,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他就走出岳州扇廠,和家人創立了“巴陵書畫扇”的品牌。

 

劉正文拿著直徑兩米的大掛扇《金陵十二釵》,“扇骨的造型是孔雀開屏”。


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其他制扇廠改用機械制扇時,劉正文選擇了對岳州扇傳統手工的堅守,將書畫扇、裝飾扇、工藝扇、文玩扇作為方向,事實證明,文玩和收藏,是岳州扇的歸宿,2015年,劉正文的岳州扇制作技藝被評為湖南“最具發展潛力的傳統技藝項目”。

“現在景區和汴河街各種機制的、五花八門的扇子都叫岳州扇,我做的扇子就叫岳州巴陵扇。”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他特意強調,這是一個老匠人的固執,也是一個老手藝人的自尊。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