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弦戲

發布時間:2020-01-06 15:37


 

“二弦戲”是由巴陵戲、岳陽花鼓戲派生出來的。清同治年間,岳陽大興神案戲,游儺演劇盛行,而游儺演劇必唱大戲(巴陵戲),岳陽花鼓戲要加入游儺演劇的行列,順應這一文化潮流,就必須學演大戲,于是,既唱大戲,又唱花鼓戲的“二弦班”誕生了。隨著“二弦班”的出現,花鼓戲藝人學唱巴陵戲,巴陵戲藝人學唱花鼓戲已成為時尚,藝人們插團走班,同臺演出,習以為常,藝人間的交流日益頻繁,藝術上的融合日益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加快了新的藝術形式的孕育、產生的進程,經過藝人們不斷的兼容并蓄,改革創新,集巴陵戲、岳陽花鼓戲為一體的“二弦戲”便應運而生了。
 

為了更好地區分巴陵戲和岳陽花鼓戲,為了演奏上的方便,“二弦戲”的主奏樂器為改良的自制胡琴,比大戲的京胡大,比花鼓戲的大筒小,拉大戲時其千斤下移4-5度,拉花鼓戲時其千斤上移4-5度,其音色、音域均發生了較大的變化,這樣,“二弦戲”獨特的風格便顯而易見了。
 

“二弦戲”與巴陵戲、花鼓戲的區別主要表現在音樂上,而最能體現劇種特色的也就是其聲腔、音樂。
 


 

在巴陵戲傳統的昆腔,彈腔和雜腔小調三大聲腔中,“二弦戲”的唱腔和唱法存在很大區別,且有些曲調在巴陵戲已失傳,而在“二弦戲”中確保持至今,節奏上,巴陵戲多為消板起,“二弦戲”則多為頂板起。應該說,這就是區別,這就是特色,這就是“二弦戲”存在的理由和基礎。
 

“二弦戲”與岳陽花鼓戲在其聲腔、音樂上也有明顯區別而顯其特色,一個表現在叫法上,花鼓戲的聲腔正調俗稱單句子、夾句子,而“二弦戲”則稱為“東湖調”,和“老腔”,單句子稱其為老腔單板,夾句子則較為老腔惰板;第二,唱法旋律風格各異;第三,花鼓戲演唱琴腔正調時包腔進,而“二弦戲”則是消板進,這就構成了“二弦戲”與眾不同的風格特色。
 

“二弦戲”將巴陵戲與花鼓戲的聲腔、音樂融入一體,運用在同一出大戲中,這就是“二弦戲”的獨特之處,也不能不說是藝人們的藝術創造。比如:大戲《雙偷花》、《二堂審子》中間是大戲唱腔,兩頭是花鼓曲調。而在《毛國真打鐵》中,則是前半本是花鼓調,后半本是大戲腔,更奇特的是在傳統小戲小花的唱腔中,上句為大戲南路倒板,下句為花鼓戲北路鑼腔,這就把巴陵戲和岳陽花鼓戲有機地融為一體,成為了風格特別的“二弦戲”。
 

“二弦戲”形成后,以它獨特的風格,跟隨巴陵戲、岳陽花鼓戲以岳、臨兩縣為基點,向湘、鄂、贛三省毗鄰的十多縣市擴展。它確實承載著大量的歷史文化信息,是研究岳陽地域文化和民風民俗的寶貴財富,是研究戲曲演變,地方戲形成與發展的寶貴資料。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