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鼓舞

發布時間:2020-01-08 10:51

 
 

  在岳陽,有一種民間舞蹈,粗獷中含細膩幽默表演,柔美中夾著野味,它就是——楚鼓舞。因其具有濃厚的地域特色,被列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
 

  近年來,楚鼓舞在市級代表性傳承人戴寶萍等人的推動下,慢慢地從民間脫穎出來,經過一系列的改良和創新,搬上舞臺,走進校園,讓更多的孩子了解這一民間舞蹈的魅力。
 

  重新挖掘
 

  再現楚文化遺韻
 

  楚鼓舞是岳陽非常古老的民間舞蹈,約始于春秋戰國時期,唐代盛行,廣泛流行長江沿岸,江陵、石首、沙市、荊州、岳陽等地,如今尚存于洞庭湖畔的岳陽樓區、新墻河、麻塘、湖濱、榮家灣一帶。
 

  上世紀80年代,在岳陽市南區文化館上班的戴寶萍有幸參加全國藝術科學國家重點研究項目文藝集成編輯工作,她從當地搜集的幾十個民間舞蹈中發現楚鼓舞非常獨特,于是請了10多位省、市級民間舞集成的專家到新墻河一帶走訪,通過當地藝人的表演,大家都覺得這個舞蹈很有價值,于是更加堅定了她對楚鼓舞進一步的研究。
 

  “自古新墻河上半年發洪水,河水泛濫成災,各種疾病、瘟疫對人民的生產、生活造成了很大威脅,祖先在每年的臘月或春節云集在河邊玩龍舞獅,燒草龍跳鼓舞,祈禱上蒼,保佑消災滅孽。”戴寶萍查找各種文獻,考證了楚鼓舞的起源,岳陽在春秋時期屬楚國,而鼓舞是楚國當時最為盛行的樂舞形式,以鼓作道具跳舞祭祀鬼神也是屢見不鮮。
 

  為了更進一步的考證,戴寶萍曾沿新墻河至洞庭湖濱,從湖南至湖北到沿長江一帶進行上千里的行程考察,了解收集資料。她發現,所考之地有一個共同特點,都有鼓舞祭神的習俗,只是表演形式不一,如松滋的《鼓樂舞》、襄樊的《巴渝鼓》、孝感的《跳喪鼓》、石首的《打醮》、新墻的《打吊鑼》等,都源于春秋戰國時的楚文化。在流傳與傳播的過程中,又融入了各個時代藝人的表演形式,以及當地民情風俗,所以至今依然活躍在民間祭祀或春節玩龍舞獅的浩蕩隊伍中。
 

  戴寶萍認為,由特定環境、習俗、民情、地理環境等因素的影響,楚鼓舞延續千百年不衰,它以非語言文化形式再現了楚文化遺存,繼存和發展了歷代民間舞蹈精華,為研究楚文化提供了依據。
 

  推陳出新
 

  登上舞臺綻放光彩
 

  身為文化專干,又是從北京舞蹈學院史論系畢業,年輕富有想法的戴寶萍思索著如何將這一獨具特色的舞蹈搬上舞臺,展現岳陽民間舞蹈的魅力。
 

  楚鼓舞由四人表演,其中三人飾旦角,一人飾丑角,丑角腰后插一根竹條經背肩向胸前彎曲,前面吊一面(蘇)銅鑼,左手扶鑼,右手持槌擊鑼。二女一左一右抬一面大鼓,中間一旦角頭頂繡花巾,邊走邊擊大鼓,踏著鼓點節奏而舞。1986年,戴寶萍和另外3名文藝工作者表演這一原始舞蹈,參加湖南省民族民間音樂舞蹈調演,一舉榮獲三等獎。同年,還參加盛大的洞庭漁歌會,受到現場專家、觀眾的一致好評。1990年,她在原舞蹈上進行改編,由24人表演的群舞《楚風鑼鼓》參加湖南省電視臺春節晚會,并被中央電視臺向全國播出,一下備受矚目。
 

  “這個舞蹈以 ‘翹翹步’、‘矮樁步’、‘仰身鑼’為基本步法,‘梅花步’要‘搖’、‘扭’,在做動作過程中用肩帶動上身,一步一搖,一扭腰,同時保持頭、腰、腿的正面、側面三道彎,總體上來說,男生動作粗獷中含細膩的幽默表演,女生動手柔美中還夾著野味。”戴寶萍一邊示范,一邊向學員講解動作要領。
 

  戴寶萍很善于編創舞蹈與研究民族民間舞蹈,扎實的理論功底、富有創意的編導使得她在挖掘和發揚楚鼓舞的道路上越走越自信。在編排《梳妝姐妹》時,她把楚鼓舞中的動作特色與韻味加入創作中,舞者以鏡入舞,以氣入舞,持著鏡子走過田間,越過山野的人生場景,整個舞蹈靈活流暢,向人們傳達楚文化在人們心中信心的力量。
 

  近年來,群眾文化藝術氛圍日漸濃厚,全國、省、市各種文藝活動層出不窮。因獨特的地域特色,楚鼓舞屢次獲獎?!豆枢l的雨季》參加第四屆湖南省藝術節榮獲“三湘群星獎”金獎,舞蹈《楚風鑼鼓》獲得第九屆中國舞蹈荷花獎十佳作品。此外,在中央電視臺首屆校園舞蹈比賽、中國第二屆小荷風采、國際老年人節健身舞蹈比賽、湖南省第五屆大學生藝術展演活動中均有獲獎。戴寶萍個人也因表現出色,獲優秀指導老師稱號,曾被湖南省文化系統先進個人記一等功。


 

 

  不遺余力
?

  發揚民間舞蹈文化
 

  三十多年來,戴寶萍一直不遺余力研究楚文化祭祀舞,并收了兩個徒弟,一位是湖南民族職業學院舞蹈專業教師郭皓,另一位是云溪區文化館舞蹈專干王佳靜,培養后繼人才。
 

  王佳靜是戴寶萍從小帶大的舞蹈生,從小耳濡目染,她對楚鼓舞產生了濃厚興趣,后就讀北京師范大學舞蹈系。工作后,除了參加參與一些舞蹈的創排,還要學習楚文化祭祀舞的相關知識。郭皓是2014年戴寶萍去民院排舞結識的,善長編創舞蹈與研究民族民間舞蹈他的一下就被這種獨特的舞蹈吸引了,熱心地參與到舞蹈的創排中,如今學習楚文化祭祀舞四年了。
 

  2016年,戴寶萍從樓區文聯主席的崗位上退休,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楚鼓舞的研究中來。“這些年,市區縣非遺辦十分重視非遺項目,每年我們都要定期培訓、制定工作計劃、交流傳承傳播情況與培養學徒經驗等,還要創排一些新的節目,時間還是很緊張的。”創作作品、名師傳藝,戴寶萍感慨現在每天過得比退休前還忙碌。
 

  上世紀80年代,戴寶萍編寫了一本《岳陽民間舞蹈集成》,在此基礎上,她準備再重新編寫一本《湘北民間舞蹈》,完善和豐富楚鼓舞的資料。
 

  她還打算今年把楚鼓舞的律動編成課間操,在學校去推廣,讓更多的孩子在鍛煉身體的同時,了解這一舞蹈文化。東方紅小學是全國學校體育工作示范學校,該校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她利用非遺項目這個資源,讓同學們了解岳陽這一文化歷史名城的一些舞蹈文化,同學們通過學習楚鼓舞的民間舞蹈動作,加深對民族文化認識與了解。
 

  聊起困難,戴寶萍說得最多的就是資金和場地。她希望各級政府在經費上給予傾斜,對扶持幫助民間舞蹈創作者給予支持,讓編創者創作出更多有本土特色的優秀作品來。
 

  目前,她已與湖南理工學院音樂學院達成協議,作為《楚風鑼鼓》的創作基地,來傳播岳陽民族民間舞蹈文化,并打算將楚鼓舞傳播到社區去,讓更多的人了解這一舞蹈,讓楚鼓舞綻放魅力。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