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花燈戲

發布時間:2020-01-08 10:53

平江花燈戲在民間被稱為燈戲,是流行于湖南平江縣境內和瀏陽東鄉一帶的漢族傳統戲劇,它以平江方言和長沙官話相結合,提煉為舞臺語言。傳統劇目有100多個。先期的劇目多為藝人創作,反映農村生活,泥土氣息濃郁。2006年,平江花燈戲被確定為湖南省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
 



 

平江花燈戲歷史悠久,明《類聯采新·上元》記載:“樓明萬燭,山戲百層。”所指山戲即早期的燈戲。漢族民間傳說有二:一說宋仁宗(1023—1056年)大建清蘸,國人張燈結彩,演戲奉神,流傳至今;一說北宋時期梁山一百零八將,無一善終,陰魂不散,人民于野外搭臺張燈演戲,以慰亡靈,故曰燈戲。燈戲初期是一旦一丑或兩旦兩丑的對子花燈(即地花鼓),以手巾、扇子為主要道具,邊唱邊舞,唱燈調,演出一些無戲劇矛盾的農村生活片斷,或祝福,或戲耍。平江的傳統習俗,每年正月初十至元宵節,業余藝人組成花燈班,配以拳師,敲鑼打鼓,走村串戶,每到一家,先由拳師表演武術,然后一旦一丑或雙旦雙丑載歌載舞,唱一兩支曲調即散。它在戲曲化的過程中,也經歷了兩小戲、三小戲的階段,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正調——“川調”與“打鑼腔”。

 



 

音樂方面,湘西花燈戲聲腔主要來源是燈調,同時,也大量運用民歌小調為戲中的唱腔。本世紀60年代以來,隨著專業劇團的相繼建立,劇目空前豐富,音樂也從主要為曲牌體發展為曲牌體、板腔體和綜合體三者并存的音樂體制,吸收豐富了打擊樂,增強了音樂表現力,使戲曲化程度得到新的提高。聲腔分正調和小調兩大類,另還有一種古老的尺調,僅一支曲子。伴奏樂器分為文、武場面,有大琴、套胡、戰鼓等。湘南花燈戲音樂源于當地民歌、小調及其他民間歌曲。在形成和發展過程中,吸收和融化風俗音樂和外來的曲調。湘南花燈戲的過場音樂可分為吹打曲碑和絲弦曲牌兩種。湘南花燈戲的打擊樂,源于當地民間的打擊樂,隨著花燈戲藝術發展,引用和變化了一些祁劇的鑼鼓點子。
 



 

平江花燈戲的表演藝術,吸取了各類民間舞蹈,武術以及說書、說唱藝術的特長,講究載歌載舞,注重口、眼、身、手、步等程式的綜合運用。小丑的口功難度較大,有荷葉口、梭子口、橫直一字口、鯽魚口、1口、吞口之分。眼法有喜、怒、憂、悲、驚、瘋、夢、思、斜、媚、瞎、病、死等;旦行還有蛇絲眼、吊眼之特技。步法有云步、蓮步、梯步、下樁步、蹺步、單雙眼鏡步、雄雞踩水步、碎步、螃蟹步、鴛鴦步等近20種?;瘖y顏料以紅、黑、白三色為主。“三花”有幾種特殊臉譜:“1臉”“蜻蜓臉”“花蝴蝶臉”“蟬丁臉”“元寶臉”“梭子臉”等。

 


 

平江花燈戲傳統劇目有100多個。先期的劇目多為藝人創作,反映農村生活,泥土氣息濃郁。個別劇目中雖有帝王將相出現,也是農民想像中被嘲弄的對象,因而喜劇、鬧劇多、生動、風趣、富有漢族民間文學特色。藝人稱之為“四十八圍”(圍者,個也)。清代末葉,藝人們為結束“野臺戲”“草臺戲”的歷史,開始移植地方大戲或皮影戲的劇目,涉及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劇目增加到“七十二圍”至“一百二十圍”。建國后,整理、改編的傳統戲《鬧碓房》《林三守花》及創作的現代戲《吉寶回門》《剪窗花》、《觀燈》等,參加湖南省級業余文藝會演獲獎,或由戲劇雜志發表。
 


 

平江花燈戲的劇目、道白、聲腔、音樂、表演及演出場所和演出習俗,都承載著大量的平江歷史文化信息,是研究平江歷史文化和民俗文化的“活化石”。同時,平江花燈戲保存著豐富的傳統劇目,聲腔、音樂和表演藝術,是研究中國民間戲曲流變、地方劇種形成與發展的寶貴資料。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